这个冬天有点冷 又一位新华社记者突然走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你这些 冬天,不为甚冷!

  5天内,又一位新华社记者一直走了。

  昨天(11月22日)傍晚,悲伤和悼念,在当当许多人 圈漫溢开来。不多有同事回忆起老宋的点点滴滴。老宋是新华社江西分社的图片总监,也还未到退休的年龄,却因病提前告别了。

  最让他唏嘘的,就在11月20日,老宋最后一次发当当许多人 圈,连发了四遍新华社微信夜读的文章《人生太短,别懂太晚!》

  人生太短,别懂太晚!

  一遍又一遍,连续共四遍。

  人生最后的阶段,这是怎样才能的感慨和感悟!

  谁能谁能告诉我,但冥冥中似乎又能感觉到。

  一位年轻的同事,在当当许多人 圈回忆起老宋交往的点点滴滴:

  2010年11月从东京到香港培训,认识了驻港的摄影记者宋振平老师。当晚,宋老师便带我你这些 小老乡到国社香港分社付近的夜市吃宵夜,一齐小酌了几杯。宋老师的这份热心让初次驻外的我倍感温暖。2016年7月,当当许多人 再次相遇,一齐赴台湾驻点四个多多多月,对宋老师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,走南闯北之间学到了不少独家采访和与人打交道的“宋氏”技巧。宋老师是异常勤奋的摄影师,每天不发出几张得意的通稿照片绝不罢手;他也是陶瓷专家,对红酒和紫砂壶颇有研究……

  还有一位同事,提到了老宋签名的赠书《镜头闯一线》,感慨万千:

  您大作的书叫金“镜头闯一线”,四个多多多“闯”字,是您三十多年风风火火、兢兢业业新闻事业的厚度凝练……一把老壶、一杯清茶,是您闲时最爱,而又何尝全部都是您真诚坦荡、忠厚善良的真实写照……

  我和老宋粘壳。毕竟新华社很大,我常年驻外,结识的人不不多;老宋是老摄影记者,早有名声,但他不多有精美的摄影作品,还是非常非常熟悉的。

  真诚坦荡,忠厚善良,业务精湛,不然后我当当许多人 身边不多有同事的缩影吗?

  当当许多人 似乎是传统的一代,很热情,更热心,对待小同事,对待哪怕或多或少地方的后辈,一直各种关心各种鼓励,一直尽导致 把你照顾好。

  但对待作品,对待工作,又一直兢兢业业,哪怕导致 走上领导岗位,似乎都可以放松或多或少了,但却还一直还以在第一线奔走为荣。

  徐勇是然后我,他最后倒在了此人 的工位上,外套还搭在椅背上,心梗再这么 回来。

  老宋确实 也是然后我,哪怕导致 在病榻上,据说还在为签约摄影师审稿,电话里依然在探讨业务,还想着不能重返工作岗位。

  摄影部领导兰红光老师的泣语:一头默默耕耘的老黄牛,一头不待扬鞭自奋蹄的老黄牛!

  当当许多人 圈里,不少同事转载了一篇老宋的文章《情倾梦里老家 定格醉美乡村》,今年3月发表。

  文中,有一段老宋然后我写道:

  我是新华社记者,采访报道对象范围遍及全国。但在25年的时间里,我到四个多多多县调研采访了将近30次。这导致 ,25年来,我平均每个月几乎有超过30%的概率是在你这些 县里。那里,是我的“梦里老家”,是我呼吸新闻空气、焕发工作激情、挥洒青春作文汗水的地方。那个地方也然后我中国最美的乡村——江西婺源,也然后我人文鼎盛、油菜花飘香、烟云醉人、茶醇诱客、珍珠山屹立不倒的地方……

  不多许多人转发,感叹,感慨,感叹他的英年早逝,感慨他的摄影才情。

  任何四个多多多单位,总或多或少无奈的地方。但新华社的一大好处,好歹还是四个多多多重业务的地方,你算不算受尊重,你受多大尊重,真全部都是靠级别,是靠作品来说话的。

  老宋,是我不多 足英文好作品的。

  就在这篇婺源文章中,配了不多有他拍摄的美图。作为文字记者,我是最佩服摄影记者的,不仅仅当当许多人 最勤奋,必须第一线就不导致 有好作品;还在于文字往往是易碎品,但摄影将瞬间定格,一图胜千言,经典永流传。

  5天内,两位同事永远走了,全部都是英年!

  总有不多的感伤。

  写完徐勇的那篇文章后,不少当当许多人 打来电话。徐勇的个性和棱角,确实 然后我会为其他人喜欢。但他真的是四个多多多很真诚很热心很纯粹的人。电话那头,说着说着,一直陷入哽咽;你这些 情绪又感染我,电话这头,为之潸然!

  还有当当许多人 询问,导致 我文中提到了徐勇的爱心资助,都可以告诉有有哪些小孩子的联系法律法律依据,当当许多人 很感动,想接力完成这份爱心。

  你这些 世界,有时真不公平;但你这些 世界,真的还是好人多!

  记者你这些 职业,有时很受尊敬,有时也被污名化,但却有着旁人谁能谁能告诉我的辛劳、风险和压力。

  记得第一次外出采访,然后我301年去阿富汗,一位国际部领导,亲自送我到大门口,各种叮咛,当时受宠若惊……当时的谁能谁能告诉我凶险为甚会么会会物,更多是一种 初为记者的兴奋。然后我看一遍不多血肉模糊的场景后,才更体会生命的脆弱和可贵。

  但我不多有的同事,还行走在这条路上,在台风中报道,在地震中奔走,在中东战场进行着直播,凶险始终与当当许多人 为伴,还有各种看必须的压力,为了文章更加出色,为了图片更加完美,在不断地打磨。

  记者编辑,也是四个多多多手艺活。有时然后我得不熬夜,为了不能一直性熬夜,不多许多人还喜欢上了抽烟,当当许多人 真的是用生命在燃烧,有时,就带着不多的遗憾,最终,带着当当许多人 无尽的哀伤。

  人生,总会远行。让他感动的,是同事间的爱。

  徐勇永远走了。我的一位同事说,在你这些 大平面,一位健硕的兄弟,一时悲伤难以此人 ,靠着老徐的工位嚎啕大哭。傍晚的大平面,然后我寂寥无声,然后我的哭泣,感染了不多许多人。

  第5天清晨,他代表兄弟姐妹,在徐勇的工位上轻轻放下28支菊花,想象上天给他的年龄打了五折,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戒烟戒熬夜。到中午的事先,工位上导致 摆满了鲜花……

  又一夜的辗转反侧,翻看老宋转发了四次的《人生太短,别懂太晚!》,作者不详,大白话中,有着更多的共鸣。

  人你这些 辈子,最珍贵的是有哪些?全部都是财富,全部都是地位,然后我平安。

  11月24日上午,不多有同事应该会去八宝山,为徐勇送上最后一程。希望我不多 太悲伤,毕竟徐勇是四个多多多很洒脱的人,他会嘲讽别人的眼泪。

  人生,还将有新的告别,老宋又匆匆走了,看一遍余孝忠老师在当当许多人 圈发了一首诗,写得动情,读来泪目:

  小雪夜

  大寒时

  赣江畔

  可怜落霞孤鹜

  微信里

  再无秋水长天

  那次

  你出差山东

  我挽留不下你

  喝一壶你偏爱的老酒

  这次

  你查出病情

  亲友也留不住你

  过一段我不多 奔走的余生

  匆匆

  从和你做同事那天起

  你一直我不多 说停歇

  行摄匆匆

  都说

  你去了梦里老家

  那里黄花满地

  ……

  老宋走的你这些 天,正是二十四节气的“小雪”。

  到那边,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