砸手机绝不是教育,但为何支持的人那么多?|荔枝时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/杨三喜 

  (作者杨三喜,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,青年时事评论员;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、荔枝网独家约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  近日,安徽一中学公开砸毁学生手机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。视频显示,穿着校服的学生集体站在操场上,几名工作人员在主席台上用器物当众砸毁多部手机,甚至有手机被砸到冒烟。

  又是中小学校,又是砸手机。日本日本男友调侃说:古有虎门销烟,今有校园砸手机。同样的剧情,只不过换了地点、时间和人物。今年开学,引发广泛关注的校园除理手机事件就可能有多起。更从不,近年来,层出不穷的花式销毁手机法。

  你這個 次,校长依然表示很无奈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该校郑校长表示,学校历来禁止学生携带手机进入校园,校方此前和学生家长都签过协议,带入校园的手可能被销毁,“手机对小孩危害有点硬大,比如学生在寝室不睡觉玩手机等。”管还是不管呢?其实另一俩个多多做你這個 过激,但不做说说危害更大。显然,学校的初衷是为了孩子好,对孩子以及家长负责任。

  不管是教育界还是舆论界,大多对粗暴砸手机行为持批评反对的态度。理由无他,其实学生沉迷手机有各种危害,包括伤害视力、影响学习、有损身心健康等等,之后 用粗暴的措施销毁手机,是反教育的。另一俩个多多,砸手机的疑问并都这么 消失,反而好像总出 得更密集了,在网络上获得的同情与认可也在增多。就拿你這個 次来说,日本日本男友为此事吵得不可开交,其中支持严管、支持砸手机的人声音还不少。

  其中或许有多层意味。一者,中小学生拥有手机的比例都这么 高,成年人的工作生活都这么 依赖手机,中小学生也是都这么 。随着在线教育的发展,手机等移动终端在学习中发挥的作用也将都这么 突出。但可能中小学生自制力差,手机使用带来的疑问而是要 ,包括家长在内的公众对学生沉迷手机疑问更为担忧,都这么 支持学校严管手机使用。

  二者,在你這個 学校,尤其是中学,学校管理者承受着来自教育管理部门、社会、家长的层层压力,又面对数以千计的趋于稳定叛逆期的学生,手机使用的疑问更加集中,管理形势更严峻。比如,你這個 学校要求学生在上课期间上交手机,而你這個 顽皮的学生就用模拟机代替。学校为社 要用公开砸手机,而都不 采用其它较为温和的措施除理学生违反协议的行为,很可能而是希望形成有两种强烈的震慑效果,而什么看上去温和的,符合教育理念的措施,难以起到效果,最少难以达到都这么 直接的效果。

  也正之后 ,其实各种粗暴做法不被旁观者认同,但在很大一帕累托图家长以及你這個 亲历过你這個 情况表的日本日本男友看来,却是可不须要接受的,可能真的不严管不行。何如引导中小学生合理、有节制地使用手机,显然可能成为一俩个多多不得不面对的严肃的教育疑问。假若能管住,用什么措施可能措施都行的观点,都这么 被接受。

  但即便管理学生使用手机的压力很大,笔者仍然反对你這個 公开、粗暴的砸毁手机的管理措施,它是不恰当的。正可能它是一俩个多多教育疑问,你這個 要用教育的措施去除理。砸毁一部手机容易,而要根治学生们心中对手机的欲念难;也正可能信息时代生活工作都这么 离不开手机,而学生自制力又弱,你這個 更须要用帮助、引导学生增强自制力、自控力,这有两种其实也是教育的一帕累托图。

欢迎关注荔枝锐评(lizhirp)微信公众号: